李渐离

阿森⭐
手帐
各种文风都想尝试结果都会坑的人
努力写文中

【忘羡】画声 01

人物是墨香的 OOC是我的
患有通感症的画手蓝忘机×CV大手魏无羡的故事
网配第一次写 不对的地方gn指出来吧ORZ
01.
《魔道祖师》策划-阿菁:忘机大大你好,我们星尘剧组最近准备做《魔道祖师》这部剧,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您的画了,不知道您愿意接下我们剧组的美工一职吗?

  蓝湛刚登上工作用的QQ就看到这样一条消息,修长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噼里啪啦的一阵打回道“可以,确定好CV后把试音发给我。”
  那边像是一直在线等他的回答,马上兴高采烈地回复。
《魔道祖师》导演-阿菁:好的好的忘机大大,我马上把你拉进群。

  蓝忘机是中抓圈里口碑很好的一名美工,画图速度快,成品质量好,从不拖稿。不同于其他有了名气的美工,蓝忘机从不挑剧,只要他有空闲,无论是新人策划做的剧,亦或是老牌剧组做的剧,他统统都接。不过他接剧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要求,就是要听CV的试音,有策划私下问过他是否偏好某一种声音,蓝忘机也没有回答。

“蓝忘机为什么每次都要听CV的试音?”这个问题已经成了staff们心中的十大未解之谜。更有甚者在论坛里专门开了一座楼来讨论,蓝湛也去看过,那些姑娘们的答案真是天马行空,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蓝湛没有再理会QQ上发来的信息,从书架上拿下四级试卷,开始认真的做题。虽说蓝湛是姑苏这一带远近闻名的“别人家的孩子’,但是他从来没有自矜之色,总是认认真真做题,等到他一套试卷做完认真订正完,QQ里的消息早就已经99+了。
【星尘剧组—《魔道祖师》】
导演-阿菁:美工我抓到了哦,忘机大大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呢QAQ不过没关系,忘机大大再高冷我也是你的脑残粉✧٩(ˊωˋ*)و✧
策划-晓星尘:阿菁好样的。下次给你买糖吃。
后期-子琛:星尘别老是惯着她
魏无羡-WIFI君:妈的感觉眼要瞎了 子琛大哥我求你了在我们这些单身狗前面秀恩爱好么
江晚吟-茉莉今天真可爱:卧槽楼上你有资格说这话???????
......
  蓝湛把剧组的消息拉到底发现还是WiFi君和茉莉今天真可爱两个人的口水仗,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剧组消息设置了不提醒。准备退出的时候,一条消息蹦了出来。
WiFi君:美工大大,听说你要我的试音?
蓝忘机:嗯
WiFi君:是这样的,阿菁她现在在外面旅游,所以我想我先把我的试音发给你,方便你画画。
蓝忘机:好的。
那边马上就传来了一个文件,大概是音质比较高的缘故,蓝湛等了好一会才接收完文件。WiFi君也没闲着,他大概是特别自来熟的样子,一边传文件一边和蓝忘机聊天。
WiFi君:你平常打字都这么惜字如金吗?
蓝忘机:话少而已。
WiFi君:他们说你特别高冷原来是真的【捂脸】就没人说你特别无聊么?????
  蓝湛微微皱眉,这个WiFi君有点自来熟过头了,他平时本来就是一个没什么话讲的人,不是说他与别人合不来,而是纯粹闷,话少,并且母亲死后,蓝湛愈发的不爱说话,大哥蓝涣曾经想要带他去看心理医生,被他拒绝了。蓝涣怕他闷出什么毛病来,就把他带进了中抓圈,希望弟弟可以和别人多多交流,好好相处。
蓝忘机:有。
蓝忘机:我觉得你也很无聊。

  蓝湛平时是一个情绪没什么波动的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刚刚真的有点不悦。

  人为什么会不悦,会生气?无非是心底里某些东西被翻动了,可能是你讨厌的东西,也可能你非常珍视的一段记忆。
  他仿佛又看见了那个不爱穿白校服老是穿着黑T的少年坐在校园内的矮墙上,漫天桃花飞舞,春光融融,他笑着对他说:“喝酒么,风纪委员?”
  那个人的声音,会让蓝湛的眼前出现大海,山川,天空,那是一种奇妙的混合体,海水的苦咸,四月桃花的芬芳,万里无云的天空的蓝,不同感官不同感受,俱在那一瞬之间,向蓝湛袭来。
  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蓝湛看着他想,他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

  该死!蓝湛压抑下心中那股混杂着难过,愧疚和愤怒的情绪,勉强把视线转回到手机上。WiFi君仿佛看出了他的不悦,赶忙补救。
WiFi君:不会吧,你生气了????????
WiFi君: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就喜欢撩人QAQ忘机大大你别生气啊
WiFi君:打滚求忘机大大的抱抱๛ก(ー̀ωー́ก)
......
  蓝湛不理他,拿出耳机,准备趁着空闲把《魔道祖师》的的海报初稿定下来。《魔道祖师》是最近绿JJ文学城特别火的一部耽美小说,正所谓树大招风,只要一红,关注的人就会多,同样的,黑的人也自然会多。所以这部剧星尘剧组很有压力,做得好了会被人捧,做不好会被万人踩,蓝湛无论出于哪种角度,都想为剧组尽快画好海报。
  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他有通感症,这是他的病,也是他的天赋。声音从不会说谎,透过声音,蓝湛可以窥见角色的内心世界,甚至CV本人当时的内心。
  耳机里传来电流声,录音开头是很长的一段空白。蓝湛转了转笔,等待CV开始说话。

  “我叫魏无羡,我十三年前就死了。”低沉磁性却又有着少年人的轻快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一瞬间,那种奇妙而又独特的感觉向蓝湛袭来。
  烈日下灼灼发光的海水,四月里的满山桃花,天空的蓝,未熟透的枇杷的酸苦,都出现在蓝湛的感觉中,似是故人重逢。那种压抑不住的情感涌上蓝湛的心头,可是他又怕这种感觉只是一场空,他问自己。

  怎么会呢?

  魏婴,不是在他上高一那年就死了吗?

评论(18)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