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渐离

阿森⭐
手帐
各种文风都想尝试结果都会坑的人
努力写文中

【忘羡】画声02

通感症画手叽×CV羡羡的故事

这一章可能会稍微有点虐 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发狗粮准备的(๑′°︿°๑)不卡文的话今天估计有二更掉落

顺便说一下蓝二的职务应该是画手不是美工 感谢妹子提醒

画声02.
  莫玄羽,啊不,我们应该叫他魏婴,愤愤地放下了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心想,蓝忘机这人可真是无聊至极。
  其实魏无羡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高一那年和江澄他们一家出去旅游,遇上车祸,全车除了江澄幸免于难,其他人都走了。魏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莫玄羽的身体里,并且是三年后了。
  三年,人生有多少个三年。魏婴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搜当年的那场车祸,老旧的报纸上印着江澄那张脏兮兮的脸,要哭不哭的样子魏婴觉得真是难看到不行。他一边心疼一边嫌弃地看完了新闻报道,问自己,为什么我还活着?
  对啊?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不是江叔叔他们活了下来?为什么是他,魏婴,这样一个爹妈早死,寄人篱下的人重生了?为什么偏偏是他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魏婴纠结了一会就没纠结了,反正这种事除了带来无尽的悔恨让还活着的人活不下去之外还能带来什么?莫玄羽原身的信息他没过半天就搞清楚了,父母出国,家里有钱,是个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魏婴办理了回学校重新读书的手续,虽说重生换了个身体脸没有之前帅了,万幸的是魏婴的头脑还在,他本来天资就过人,回到学校重新读书后,更是不减当年,一路顺风顺水地读到了大学,还误打误撞地进了配音的圈子,成了个小有名气的“大神”。
 
   魏婴在床上滚了好几圈越想越不忿,趴在床上捡起手机打开微博一气呵成,连他都被自己帅到了。
撩妹狂魔WiFi君:不就是说你无聊么?你这个人真是不经撩—来自今晚被气到翻滚的安卓客户端。
  这条微博一发出,下面的评论顿时炸了锅。
今天的WiFi连上了么:WiFi你怎么了??谁惹我们WiFi不开心了??
我就是被撩的那个妹:WiFi来姐姐床上吧,姐姐来安慰你。
黑WiFi专用马甲1:呵呵,叫你得意忘形,碰钉子了吧!!!!!
.....
  粉丝们的心疼,黑子们的幸灾乐祸,在魏婴的那条微博下汇成一片狂欢的海。魏婴提不起劲来地扒拉了三两下评论,更提不起劲了,手机一抛,整个人都葛优瘫在床上。
  “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大声地吼,没有人应他,偌大的别墅空荡荡的。他就这么瘫在床上,睡着了......
   葛优瘫这种姿势,真是要不得啊。

再说回蓝湛那边,耳机里面的男声还在低沉地诉说着他重返人间的那些经过,而他却是什么也听不见了。
  蓝湛只觉得自己的心隐隐作痛,仿佛有什么从心底破土而出,最靠近心脏的那根肋骨也隐隐作痛。上帝曾把亚当的肋骨抽出便有了夏娃,也有了世界上第一段爱情,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你的肋骨,你的心也会有所感应。
  我这是,爱情的感觉么?蓝湛深吸了一口气,粗鲁地拔下了耳机,甩在一边,身子往后靠去。魏婴已经死了,这世上还会有第二个魏婴么?

  即使令人有着同样的声音,他也不可能是蓝湛心中的那个小魏婴了,魏婴已经死了,他看着魏婴的尸体火化下葬的。
 
  “蓝湛。”蓝涣推开寝室的门:“你就不能和人好好地说上两三句话么?”
  “兄长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蓝涣把手机戳到他眼前:“这个不是剧组的CV么,发了这么一条微博,我就猜到是你了。”
  蓝湛皱了皱眉说道:“兄长为何会知道这是剧组的CV,我今天才接的剧。”
  蓝涣扶额,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蓝湛一眼:“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剧组里的消息?《魔道祖师》里面那个叫蓝忘机的和你圈名重合的人物,还有他的哥哥,都是我来配。”
  蓝涣也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个不爱说话的,就是怕他老是不说话闷出什么毛病才带他进的网配圈,若是像现在这样,那又有什么区别呢?他叹了口气,蓝湛以前还是愿意和人讲话的,特别是初中的那段日子,那是蓝涣觉得蓝湛最开心的一段日子,虽然蓝湛表情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有着读弟机之称的蓝涣能够看出来他很高兴。
  但是江家出了车祸以后,蓝湛就真的变得冷冰冰的,他记得那时蓝湛一声不响地翘了课跑到云梦市给魏婴送行,回来以后,就是如今的这幅样子。
  “你给人家道个歉。”蓝涣推推蓝湛的肩膀:“咱们蓝家不是这么开不起玩笑的人,以前也没见得你这么开不得玩笑。”
  “那是因为是魏婴。”蓝湛说道。
  “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是什么吗?你简直就是魏婴的未亡人。”

  送走了蓝涣后,蓝湛一个人坐了很久。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魏婴,听到他说话的那种感受;想起他每次准点在学校那矮墙外守着逃课去网吧打游戏的魏婴,等着他从矮墙上跃下自己抱住他的那份心动;想起他们被困在学校里面的那晚,自己给他唱歌的那份抑制不住的感情。
  如果我当时能讲出来我对他的感情,蓝湛在魏婴死后不止一次地这么想过,可是从来没有如果,只有如潮水般将他淹没的悔恨和难过。即使在江澄都已经放下,和蓝涣走入了新生活的今天,他依旧无法从五年的那场车祸脱身出来。
  别人都在向前走,而他却在魏婴离开的人世间的那一刻死了,他蓝湛,的的确确就是魏婴的未亡人。

  桌上的手机亮了又灭,反复好几次。蓝湛知道那是他那别扭的要死的大嫂江澄打过来的,想必也是蓝涣不放心他叫江澄打的。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起死回生之事?蓝湛打开了手机,这世间这么大究竟有没有可能?蓝湛相信自己的感觉,通感症是他的天赋,他与生俱来的看见别人内心的工具,那种感觉,世界上只有魏婴一个人有。

  清晨的阳光温柔地洒在魏婴的脸上,他不耐烦地翻了个身,脸朝下趴在枕头里继续睡,却一不小心点开了微博。
  “叮叮咚咚”一连串的微博提示音让他终于清醒过来,他爬起身来,开始咸鱼地刷微博。“关注人私信一条,转发1500条??????哎哎哎哎卧槽蓝忘机被盗号了么怎么这么说话?卧槽我还在做梦吧。”魏婴倒回床上继续睡。

  被他扔开的手机转发还在持续增加。
关注人私信“昨天忘机他的确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他还没道歉的话,我就先替我那不懂事的弟弟道歉了”来自CV蓝曦臣
画手蓝忘机:是我太不成熟惹你生气了,下次不会了,这么晚了早点睡,祝你有个好梦@撩妹狂魔WiFi君:不就是说你无聊么?你这个人真是不经撩

  中抓圈已经炸裂了。

评论(7)

热度(134)

  1. 竹叶青李渐离 转载了此文字
    未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