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渐离

阿森⭐
手帐
各种文风都想尝试结果都会坑的人
努力写文中

【忘羡】画声03

通感症画手叽×CV羡羡

今天二更掉落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不是很会写糖QAQ如果有甜到你我就很开心啦

其实这是篇披着网配外衣的恋爱文 ORZ

lof吞我文大家如果看到我发了两遍别介意啊ORZ

画声03.
  天下JQ一大把,腐女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谈谈某位画手和某位大大间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圈内性冷淡画手为何一日性情突变?这其中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py交易?】魏婴扒拉三两下论坛,果不其然,有一大半的帖子都是关于他和画手蓝忘机的。
  这真不是梦啊,魏婴苦恼地揉了揉头发,点开微博。
粉丝A:哦哦哦哦哦忘机大大和WiFi大大这是要公开的节奏d(ŐдŐ๑)
粉丝B:WiFi你的密码也不给我了么QAQ
粉丝C: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๑•̀ㅁ•́ฅ✧ 
  早生贵子你妹啊!!同学你高中生物学好了没???我和蓝忘机那货都是男的!!!男的!!!体细胞融合也不会有孩子好么??魏婴心中无声地咆哮着,准备往下继续看评论的时候却不小心给这条评论点了个赞。
  “卧槽。”魏婴瞬间炸了,从床上一跃而起:“手癌是病得治!!!”他赶忙把赞给取消了,可是截图党早就已经先下手了。“叮叮叮叮”的私信声和转发提醒响了起来。
  “完了完了。”魏婴捂脸:“老子一世撩妹狂魔的名声就这么毁了。”苍天啊,大地啊,如果能让他倒退回他刚起床的那一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卸载微博。

  躺在床上装死尸好一会,魏婴想起来今天是他去姑苏孤儿院做义工的日子。虽然已经放暑假了,但是原身莫玄羽的父母仍然没有回国,莫父早就大手一挥在姑苏大学旁边给他买了一套房子。何处为家?魏婴不知道,他前世寄住在江澄家里,这一世父母虽然没有死,但远走国外,只是按时打几笔钱到账户上,还不如前世江澄他们一家,没有爱他或者他爱的人,没有归宿,更别谈家了。
  随便收拾了一下魏婴就出门了,他身穿一件葛大爷同款,下穿一条超市内打折30块一条的大裤衩,一时简直是风头无双,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他左拐右扭地穿过姑苏老城区内那狭窄的小巷,买杯豆浆,撩一下那帮着家里大人做事的豆腐西施。七月的姑苏已然是仲夏时分,但是行走在老巷子里,魏婴丝毫感觉不到那热辣的温度,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打在他的脸上,清凉的夏风温柔地吻着他的脸。魏婴眯了眯眼睛,打了个哈欠,带着耳机哼歌,丝毫没有听见身后那越来越近的铃声。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小心。”伴随着一道低沉的男声,魏婴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随后便是眼冒金星,两眼一闭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醒了?”魏婴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好热,闯入脑海的念头让他清醒起来,他好像在某个人的背上?
  “哎哎哎这位同学。”魏婴像一条离了水的八爪鱼,四肢不安分的扭了扭:“你先放我下来,这大热天的咱们两个大老爷们黏在一起不热吗?”
  背着他的人闻言把他放下,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向他袭来,身旁那人及时伸出手去扶住了他“你的脚伤了,我刚刚撞倒了你,你没晕多久,我现在要带你去医院。”
  “没这么严重吧。”魏婴刚想逞强站直,那钻心的疼痛让他瞬间改变了主意,他抬头看向那人,刚准备说‘你带我去医院吧’就被那人的脸镇住了。
  我靠靠靠靠,这不是姑苏蓝家的蓝湛么?魏婴心中大骂,被谁撞不好竟然被蓝湛撞了,今天出门前一定是没有看黄历。
  “你怎么了?”蓝湛靠的更近了,他身上那股冷冽的檀香已经笼罩了魏婴。
  “没事。”魏婴摇了摇头:“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的,也是我麻烦你了。”
  “那怎么行。”蓝湛微微一笑,那笑容让魏婴看的眼都直了。“是我撞倒你的,上来吧,我带你去医院。”
  天哪蓝湛居然对我笑了,魏婴的内心已经放起了五颜六色的烟花。要知道,初中时蓝湛跟他同桌三个月,别说是笑了,就连讲话,蓝湛也没和他讲过几句。有时他为了特意让蓝湛和他讲话,特意去逗他。最厉害的一次他从学校的池塘内抓了只青蛙扔到蓝湛身上,蓝湛雪白的校服顿时脏了一大片,他气的脸都白了,也只是怒不可遏的喊了句“魏婴”就找蓝启仁告状去了。
  再然后呢?没有在然后啦,魏婴就被江枫眠领回云梦中学读书去了,和蓝湛再也没有交集。
  “上来吧,别发呆了。”蓝湛见他还在发呆,已经坐在了车座上“骑车的话,会比较快。”
  “你这车没有后座啊。”
  “坐这里。”蓝湛指了指车座前的那根横梁。
  我今天出门前一定是没有看黄历,魏婴坐在蓝湛的前面自暴自弃地想。

  容不得魏婴的少女心再发作,蓝湛说很快到医院,那就真的很快,没几分钟两人就到了医院。两人挂了号,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相对无言。
  “56号,莫玄羽。”医生在屋内叫到。
  “我能不能不进去?”魏婴转过头来正对蓝湛,神色诚恳“我回家自己躺躺就行了。”
  “为什么?”蓝湛语气平淡“你都来到诊室外面了为什么不进去?”
  大哥,我怕痛啊。魏婴心中疯狂刷着弹幕,堂堂男子汉居然怕痛我怎么好意思跟你讲啊。
  “你要是怕痛的话。”蓝湛若有所思地看着魏婴“抓着我的手就好了。”说罢他背起魏婴就向诊室内走去。
  魏婴已经顾不上吐槽蓝湛人设的OOC和突然少女漫画风起来,医生大力正骨的一瞬间疼痛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脑海中一片空白。待意识回笼后,他看到蓝湛蹲在他前面小心地揉着他的腿,问道:“还疼吗?”
  魏婴摇摇头。
“走吧,我载你回家。”

  “本来我今天要去孤儿院的。”魏婴晃着双腿“现在好了,这几个星期都去不了了。”
  “我本来也要去的。”蓝湛开口。
  “哎我们是命中注定要遇见啊。”魏婴脱口而出,说完他就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你他娘的是不是最近《魔道祖师》看多了怎么对着蓝湛你也敢撩呢?
  “嗯。”出乎魏婴的预料,蓝湛语气平淡的回答:“我们的确是,命中注定要相遇的。”

WiFi君:我今天腿摔伤啦,最近一阵子都要躺在床上葛优瘫,不接新—来自今天很开心的安卓客户端
WiFi君回复@WiFi茉莉好吃么:没事啦,有个好心人送我去了医院还送我回家 谢谢你的担心 么么哒(话说你的ID让我感到害怕)

WiFi君:阿菁,我最近都要躺在床上干音可能要迟点交
那边马上回复
阿菁:你是不是忘了????
阿菁:后天是咱们剧组第一次公开对戏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菁:人呢???你别走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