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渐离

阿森⭐
手帐
各种文风都想尝试结果都会坑的人
努力写文中

【忘羡】画声05

通感症画手叽×重生CV羡

这章本来想走剧情写着写着发现写不完又变成过渡章ORZ 最近写文手感不好QAQ下一章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蓝二哥哥醉酒梗

100fo了大家想看啥可以留言我看看能不能写出来

画声05
  魏婴看到蓝湛出现在春山恨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蓝湛啊这下要完,要是被他叔父知道他去了酒吧可不得训好几天。
  其次是蓝湛为什么去春山恨?要知道蓝湛在一起成长的这群人中,行为举止可以说是模范中的模范,容不得别人挑错,一向洁身自好的他又怎么会出现在酒吧里,魏婴仔细看了看这条朋友圈的时间,而且还是晚上一点多,这就更加不可能了。

  容不得他多想,朋友圈里面“关于茉莉今天真可爱和蓝X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已经刷了屏。这年头麦麸可以,真的是出柜却是会引来别人的歧视。萌rps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妹子们会为自己喜欢的西皮发糖了而欢天喜地,也会为了自家西皮会对家掐的个昏天暗地,你死我活,很多年后提起对家西皮还是讨厌的不得了,但当偶像真的出了柜,或者公开了对象,有不少妹子还是会感觉收到了欺骗,然后一怒之下脱饭,拉黑。
  江澄是茉莉今天真可爱,魏婴是知道的,让他进入配音圈的也是因为江澄。如果没有当初的那场车祸,那么魏婴还能和江澄做很多年的兄弟,也许直到他们死去,但命运女神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魏婴就是抱着想让江澄重新和他做兄弟,重新接受他的想法才进入中抓圈的。至于江澄的那个对象,魏婴也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在《魔道祖师》里和他演西皮的CV蓝曦臣,同时也是现实中姑苏蓝家的长子—蓝涣。

  抱着那一点点渺茫的希望,魏婴还是拨通了那烂熟于心的电话,这电话是当初江澄逼着他死记下来的,他记性不好,江澄怕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找帮手所以逼着他记。魏婴感觉到他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我到底在害怕什么,他无声的问自己。
电话等了很久才接通,随后那边便是一阵沉默,只有呼吸声随着电流在传递。
  “阿澄,是我。”魏婴颤抖着开口,他想过很多次他和江澄坦白的画面,应该是磊落的,他会笑着揉揉江澄的头发说“我回来了!”,可是他发现他还是放不下,还是无法从对江叔叔和江阿姨的死中走出来,千言万语都只化成一声“阿澄,我回来了。”
那边没有回答,愈发厚重的呼吸声让魏婴越来越担心,随后他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应该是有谁把电话拿了过来。果然,蓝涣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依旧是温文尔雅地“不论你是谁,阿澄他现在不方便与外人接触,抱歉,我要挂你电话了。”

  对了,魏婴闷闷的想,对于江澄来讲,他依旧是网络上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他打开论坛,首页的一连串标着“hot”的帖子都是有关江澄和蓝涣的,他点进最早爆出两人料的帖子,今天早上六点多发的,发帖者是算准了中抓圈的迷妹们早上起来爬楼的时间来发的,标题就是“你们每天忙着给他凑西皮的茉莉大大他真的是个令人恶心的基佬!!!”。第一层楼先是扒出了江澄曾经在微博上发了一会后来删掉的自拍照,然后放出了江澄和蓝涣手挽手轧马路的照片,蓝涣的脸给打了码,但江澄脸却拍的清清楚楚。
  这谁啊?魏婴皱眉,和江澄有这么大仇么?这架势看起来像是要毁掉江家的事业啊。魏婴往下翻,下面的妹子们开始你来我往的开始骂起来。
  “卧槽他都有男朋友了就别耽误我家XXX了!!!”这是被西皮的CV粉丝。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幸福,希望这些事不会影响到你。”这是理智祝福的粉丝。
  “有妹子爆ip么?你人肉茉莉我们就来人肉你,干你大爷的”这是气炸的粉丝。
  “以前就路人,现在爆出来是基佬,呵呵路人转黑。”这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掺一脚显得我很有存在感的路人党。
  真的是一团乱麻啊,魏婴捧着手机在床上滚了滚,江澄这个人最是争强好胜,他看不得别人踩他。魏婴这些年来都在关注江澄,他知道他退学回了江家的公司,凭借姐夫金子轩的帮助坐稳了江家家主职位,自然他也知道这次被迫出柜对江澄的打击有多大。

  打电话不成,那就曲线救国吧。魏婴手指动的飞快,蓝涣就算不让江澄接电话那发消息什么的江澄还是能收到的吧,他啪嗒啪嗒的给江澄发了条短信,大意“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兄弟我都会永远支持你的BLABLA”。怕这个会被蓝涣删掉,魏婴打算转战QQ和微信,刚一打开QQ,蓝忘机置顶的99+就把他吓到了。
蓝忘机:人呢?
蓝忘机:你不是说你来春山恨的吗?
蓝忘机:我没有看见你。
......
蓝忘机:你没有来。
蓝忘机:你骗我,你根本就没有来春山恨。

    最新的一条消息是早上七点多钟发的,蓝忘机这个时候不会还没回家吧。蓝忘机这人,给他的感觉像是蓝家次子蓝湛,一样那么古板,不解风情,但是,说不出来的,蓝忘机却比魏婴认识的那个蓝湛多了几分柔软,要不是蓝忘机昨晚十二点多还在线,魏婴都几乎怀疑蓝忘机就是蓝湛那小古板了。
  魏婴心里有些愧疚,他没想到蓝忘机听到他在春山恨,大半夜的还去酒吧找他,蓝忘机对他,就是有种难以理解的执着。他本来想和蓝忘机好好解释这事,可是眼下江澄的事显然更为要紧,他也只好作罢,草草地发了两三句。
WiFi君:可能你去错了吧
WiFi君:全国这么多所春山恨,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一所
WiFi君:有些事,心情不是太好,不说了。

  给江澄发了消息,魏婴又刷刷微博,看见蓝曦臣用自己的微博大号发了一个YY号码,后面简简单单的附了一句“晚上八点,我会把一切事情都讲清楚”。蓝涣这下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啊,魏婴有点吃惊,不过也好,他的目光柔和起来,江澄那么坚硬的一个人,总要有人包容他,为他抚平岁月的棱角。

  忽的门铃声起,刺耳的电铃声传遍了空荡荡的别墅。魏婴皱眉,现在还是暑假,父母远在国外,也没买什么东西,谁会在这炎热的天气跑来这远的要命的别墅区。
  魏婴蹬蹬蹬地跑下楼,刚一打开门,一股混杂这烟草,酒精,脂粉的香味就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他。
  “蓝湛?你怎么会在这里?”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