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渐离

阿森⭐
手帐
各种文风都想尝试结果都会坑的人
努力写文中

【忘羡】荷尔蒙因子01(现代警匪AU)

警察叽×卧底羡

人物是墨香的 OOC是我的

还是忍不住挖了新坑 画声也会尽力写的尽量七月内完结
这篇我打算写完了一次性发上来 或者周更 因为八月份开学不能日更QAQ 感谢看完这段话的你(๑•̀ω•́๑)

01.
  晨星未落,天色将明。

  晦暗不明的路灯灯光下,未燃尽的香烟在那人的唇齿间发出点点光亮,黎明时分的海风如刀子一般划过他的脸颊。他抬头望了望路旁公寓里那间仍旧亮着灯的房间,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轻快地的敲打。手机上传来信息发送成功的提醒,他笑了声,随即拆出手机电池,将手机用力用力掰成两块,扔进大海中。
  “这是戏剧的开幕。”他轻声说。

  巨大的轰鸣声从背后传来,他转过身去,一辆哈雷摩托停在他的前面。
  “上车。”车上的那人只是简单的两字。
  “好的好的。”他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翻身上了摩托车:“我把信息发给他们了,你可不要说我什么事都没有做了,毕竟我可是个死人了。”
  那人也没搭理他,脚底油门一踩,机车呼啸而去,远方的海面上,一轮朝阳正在缓缓升起,而一轮暴风雨即将席卷南城。

  “喂,醒醒。”蓝忘机感觉有人粗鲁的推了推自己,他有些迷茫地睁开眼睛,意识还没回笼的时候鼻子却是首先闻到了咖啡的香味。他抬头望去,顺着那只手往上望去,江澄那张不耐烦的脸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你可最好保持清醒。”江澄把那杯还热着的咖啡塞到他手里,语气淡淡的:“一会要开会了,要是给人知道南城西区警局局长蓝忘机开总会的时候睡过了,你们蓝家的脸皮也挂不住了,是吧?”
  “不用你担心。”蓝忘机握着那杯咖啡端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蓝家家训严格,蓝忘机便是教养极好的:“西区刚刚破了个连环杀人案,换成其他人一样撑不住,谢谢江局担心。”他随手把那罐咖啡放在椅子上,目不斜视地推开会议室的门,丝毫没把江澄放在眼里。
  “不知好歹。”江澄随意瞥了那罐被冷落的咖啡,也走进了会议室。

  “你们昨晚,有多少人?都收到了这个短信?”
  蓝忘机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刚刚开始,他随意找了个后排的位置坐下。身旁都是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没人会想到南城西区警局的局长会坐在这里。他抬头望向前面,已经当上了南城警局总局局长的金光瑶手里举着一部手机,笑着说道:“温若寒还没死,西区锦绣路李公馆A栋703,有惊喜等着你们哦。”
  话音未落,后排的警察们就骚动起来了。“温若寒不是死于当年那场大火了吗?”“乖乖,当年金局长为了抓住他可是把温若寒连着豪华的金家都一把火烧掉了。”“我有当法医的朋友说当时看到尸体的时候人都化成焦炭了,他都忍不住吐了。”
  “肃静。”金光瑶清了下喉咙,面上还是那副笑着的样子:“你们有多少人收到了这个短信?”
  静默了一阵,坐在前排的几位都举起了手。蓝忘机依旧是那副淡然自若,冷若冰霜的样子,动都没动。
  “坐在后排的蓝局长,你呢?”金光瑶清点完前排的人数就把目光转过来,直直地看向蓝忘机:“江局长,聂局长,晓局长他们都收到了,你应该也收到了吧。”那语气没有带着半分询问,更多的是带着肯定。
  蓝忘机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金光瑶收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满意地转过身去,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某个按钮,白色的幕布缓缓降下。“我黎明时收到这个短信,立马就从总局里调派人手,去到了短信上给的这个位置。”
  “你们猜,我派去的人发现了什么?”他笑着问,可惜并没有人敢回答他的问题,过了一会他也只好装作十分无趣的样子在幕布上投射出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条装在袋子里的手臂,切口出干净整齐,没有半点肉,筋膜的连接。在白色瓷砖的映衬下这条手臂显得是更加的吓人。
  “这是什么?”坐在第一排的聂怀桑有点颤抖地问,他是南城东区的局长,却非常的胆小,因此常常有人在背后笑他是靠着聂家才当上局长的,若不是他哥聂明玦失踪,聂家的担子,哪用得着他来呢?
  “聂局长莫非是近视的太厉害了?”江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是一条别人切下来的手,敢问金局长。”他把目标转向了金光瑶:“一条手臂又能说明什么呢?莫非一条手臂,我们就可以推翻温若寒已死这个铁板钉钉的事实了吗?”   “的确。”金光瑶没有半分收到不敬的忿怒:“一条手臂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但是这条手臂的DNA是属于温若寒的,那套房产也是属于温若寒的。”
  “我们都知道,温若寒葬身于三年前的那场大火里,发现尸体的时候他四肢完整,而温若寒名下的房产在他死后,南城警局已经在第一时间查封,钥匙都放在仓库里,怎么又会有人用钥匙打开了房子的门?”

  话音落下,全场寂静。随后便是蜂拥而来的讨论声,有一个小警察更是站起身来大声地问金光瑶“那...那温若寒...不...不会是诈尸了吧?”他因为太过激动,所以脸都涨红了,说话也有些结巴。这幅模样倒是引来身旁人善意的嘲笑。

  金光瑶看着他笑了笑,随后又变得严肃起来。他平时对人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这幅严肃的样子不轻易展露在外人的前面。
  “所以我决定,在南城的四个区中成立一只精锐小队。”
  “温若寒这个人,是绝不能让他留在南城的。”

  蓝忘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从早上开始就事情不断的他纵是身体素质过人,此刻也感到万分困倦。即使这样,他还是掏出了一直放在大衣内袋的手机,这不是他平时用的手机,他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拿出这部手机。
  他看着手机自带的时钟上面的数字跳成“9:30”,一个电话准时响起,他想也不想的接通。                                  
  “蓝二哥哥晚上好呀。”电话那头声音倒是活力满满。
  “阿羡晚上好。”依旧是平淡的语气,但微微翘起的嘴角出卖了蓝忘机此时的心情。
  “你个不解风情的。”被称作阿羡的人像是突然转变了画风:“我给你带了礼物,你还不来欢迎你羡哥哥。”
  “你在哪?”
  “就在你家的窗外,快开窗,我都在你家卧室下面等好久了。”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