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渐离

阿森⭐
手帐
各种文风都想尝试结果都会坑的人
努力写文中

【忘羡】画声06

终于完结了 拖了好几天了 高三狗乘着台风放假肝完了

荷尔蒙因子有时间就会更 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你

你有被甜到 我就很开心啦


画声06

  头痛欲裂。


  蓝湛吃力地睁开眼睛,从昏沉的睡梦中醒来,还没有醒个透彻,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向他袭来。

  这是在哪?

  他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毫无坐姿可言的魏婴,那个他心心念念好久的人。此刻这个人正蹲在电脑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夕阳的余晖从巨大的落地窗射入房间,给魏婴这件空荡荡的房间添了几分尘世的烟火气息。原来已经这么晚了,他呆呆的望着魏婴。

  我又为什么在这里?

  蓝湛竭力回想起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只记得在手机上看到魏婴说他去泡吧的消息后,像一潭死水一般平静已久的心再次有了波动,他不假思索地换好衣服,也顾不上蓝家的家规,用了最快的速度去到春山恨。蓝湛之前从未踏足过酒吧,也不知道从哪里找起,只好在酒吧里找了个位置坐着,一边拒绝那些不怀好意想要靠近他的人,一边搜寻着魏婴的身影。

  结果呢?

  魏婴自然是没有出现。他在那个酒吧里待到了清场,魏婴也没有出现过,吧台小哥问他要不要酒,他婉言谢绝了,点了杯茶。一杯茶下肚,断片到如今。

  长岛冰茶真是好东西,谁试谁知道。


  魏婴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盯着YY的页面太久了让他脖子酸痛的不行,他有意无意地往蓝湛那里瞥了眼,想看看蓝湛睡醒了没有,结果却正对上蓝湛那温柔地能拧出水来的目光。

  魏婴被自己的形容搞的一阵恶寒,心里却又有着一种奇妙而又熨帖的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尴尬感,他不自在的开口:“蓝湛啊,你醒了?”

  “嗯。”蓝湛收回了他那温柔的目光,浅色的眸子里又恢复成之前那种淡漠,疏离的样子。“我怎么会在这里?”

  魏婴心想,我他妈怎么知道,我大早上的打开门就看见你一身酒气,扑进我家里,对我行各种无礼之事,你现在酒醒了就啥都不记得了,可真是拔X无情,但他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蓝湛和莫玄羽只有过一面之缘,无奈地开口:“你可能喝酒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来了这里。”

  “那这个是什么。”蓝湛盯着魏婴脖子上的红痕问道。

  糟了,魏婴登时有种自己把良家妇男强X了的感觉,蓝湛一进门就把他按在地上又是亲又是啃的,上下其手。一开始他还无法接受蓝湛喝酒之后变呆萌,粗暴的画风,结果最后还是无法抑制地陷了进去,千防万防防住了自己没有青天白日地和蓝湛来上一发,但却防不住蓝湛在他脖子上中了草莓啊,日狗。

  “狗咬的,我家的蚊子比较大。”魏婴摸摸鼻子。


  “魏婴。”

  “嗯。”魏婴下意识地应答,作为“魏婴”的十几年生活已经在他的灵魂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烙印,即使他现在外表是“莫玄羽”,内里也依旧是他。

  “我就知道是你。”蓝湛一把拉住魏婴,嘴唇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凑了上来。魏婴的脑海中烟花绽放,小天使们齐声高唱哈利路亚。蓝湛的嘴唇很软,是和冷漠的外表不符的炽热,他懵懵懂懂地张开嘴,蓝湛的舌头伸了进来,在他的的口腔里攻城略地。

  魏婴仿佛回到了他第一次见到蓝湛的时候,那是他刚到姑苏中学的第一天,他还老老实实地穿着校服,远远就看见了操场上神情淡漠地打着篮球的少年。这个男孩子真他娘的好看,他想。之后变为了引起他的主意而故意使坏,就在蓝湛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小脸上出现了生动的活泼的神情的时候,他却要回云梦读书了。他也想起了他上一世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在无尽的黑暗袭来之前,他想的居然是蓝湛回来给我上坟吗?


  原来我这么早就喜欢蓝湛了。原来我这么的喜欢蓝湛。

  

  魏婴猛地回过神来,没有辜负他人形撩叽机的称号,笨拙的回应蓝湛这个浓烈的吻,许久之后两人才缓过气来。魏婴将蓝湛猛地推到在床上,自己趴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蓝湛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你的声音,很特别。”   “特别?”魏婴挑了挑眉。

  “我有通感症,只要你开口,无论你变成怎样我都会认出你。”


  随后便是缱绻的,细碎的亲吻,还有说不尽的爱意,一切尽在不言中,很多事,已经无需再提起了。


  俩人之间闪瞎单身狗无敌钛合金狗眼的气氛知道魏婴定好的闹钟响起才被打破,魏婴恋恋不舍的从蓝湛身上爬起来,蹲在电脑椅上听YY。

  蓝湛跟到他身后,抱住他,把头放在魏婴的肩膀上一起听。


  魏婴熟门熟路地点开频道,江澄已经在麦上了,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他心里有点紧张,他怕江澄再出什么意外。蓝湛像是看出了他的紧张一样,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口,摸了摸毛,轻声哄道:“没事的,江澄那边有我兄长。”

  只怕江澄还没开始讲话,他就先心跳过快窒息而死了好吗?


  公屏上飞快地刷着留言,有鼓励的话,也有带着满满恶意的讽刺。江澄那边静了一会才有声音,开口便是压抑地颤抖:“对,我的确和蓝曦臣在一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关别人事。”随后便飞快地下了麦。

  公屏上的留言刷的更快了,江澄的马甲还留在房间里,想必是在看着这闹剧般的一切。魏婴顾不上其他什么了,飞快地用蓝湛的手机发短信给蓝涣。

  “抱WiFi上麦,不然江澄会后悔。”


  那边没回什么,这边魏婴却是被很快地被抱上了麦。

  “嗯哼。”他清了清喉咙,心里无比的紧张:“阿澄,你听的到吗。”他看见江澄的马甲还在频道里,便自顾自地说下去。

  “阿澄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说是家人也不为过,如果没有他,我爸妈死的那么早,我可能早就冻死在街头了。”

  “虽然阿澄看起来骄傲的要命,但其实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后来我们出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最后只剩下阿澄一个人了,所以他能够找到能够共度漫长一生的人,我真的很高兴。阿澄,你为什么要管别人对你的看法呢?你自己的幸福,跟那些讨厌你的人没有半点关系。”

  “阿澄,对不起。你愿意认回我这个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的兄弟吗?”说完最后一句,魏婴无力地瘫倒在蓝湛的怀里,他感觉刚才自己的勇气已经是到了极限了。蓝湛亲了亲他的鼻尖,表示安慰。


  “你个混蛋,你既然回来了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来找我。”江澄的声音从电脑里传出,魏婴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蓝湛顺手扯过麦,调成自由发言模式,无比自然的讲:“《魔道祖师》的蓝忘机的CV会换成我,我就是蓝忘机。”

  魏婴惊得爬起身来:“wtf???你搞得什么鬼?”   一直不出声的蓝涣此时终于出现了:“好的,弟弟。”

“卧槽你们兄弟俩搞什么鬼唔唔唔......”蓝湛又抓住魏婴,亲了上去。


  很久以后,《魔道祖师》这剧已经成为中抓圈一个传说的时候,蓝忘机这个名字还是会被圈内人不断提起,也有新入坑的迷妹被他的声音迷住结果发现他只配过这么一部剧。不仅是蓝忘机,WiFi君,茉莉今天真可爱,蓝曦臣在配完这一部剧之后都相继退出了圈子。魏婴的最后一条微博便是

WiFi君:世界很大,江湖仍在。我真的找到我的蓝二哥哥了,走啦,就不说再见了。

  还配了蓝湛的背影,可苦了一众哭唧唧的迷妹迷弟们。


  “蓝二哥哥你干什么呀?”魏婴双眼被蒙住,蓝湛牵着他的手向前走。

  “给你的礼物。”蓝湛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魏婴感觉到蓝湛的手心有点出汗,今天既不是双方的生日,也不是他为了各种啪啪啪而自创的节日,蓝湛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到了。”蓝湛站定了,轻柔地去下蒙在魏婴眼上的黑布。魏婴眯了会才睁开眼,这是....


  蓝湛居然画了一屋子的画!

  魏婴四处看看,发现这些画都各不相同,有的画的是大海,有的画的是桃花,有的画的是没有成熟的杏。

  “蓝二哥哥,你这是?”

  

“我不是有通感症吗?这些画都是我在听到你的声音之后画出来的,魏婴,你很特别,我想全世界可能让我有这种感觉的只有你。”


  蓝湛有些不自在的四处乱瞥,阳光射进这间用作画室的屋子里,在他脸上描绘出温柔的轮廓。最

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单膝在魏婴面前跪了下来。


  “我想一辈子把你的声音,你所有的东西画在我心里。”

  “魏婴,和我结婚吧。”


完.


评论(9)

热度(139)